“打造一个受监管的贵金属场外交易市场”

发布日期:2014-11-25 20:35:05 浏览量:1300

“打造一个受监管的贵金属场外交易市场”

——专访广东省贵金属交易中心总裁张炯

 

  夏日的北京,上午11时,已经闷热难当。在位于东三环的一家酒店里,播放着优雅的音乐,广东省贵金属交易中心(下称“广贵”)总裁张炯结束了一上午紧张的商务会谈后,坐在大堂里的茶座上,打量着酒店里如织的人流。


 

  在这悠闲放松的时刻,你可能很难想象这位贵金属交易平台的高管在经历今年3·15晚会曝光白银投资乱象时的心情。对于那场冲击地方贵金属交易平台的曝光,他此时更多地流露出无辜、无奈,以及打造一个受监管的现货贵金属场外交易市场的勇气。

 

  央视曝光白银投资乱象后,广贵第一时间通报了维护贵金属市场规范经营的情况。这个由广东省国资委出资控股的贵金属交易平台郑重声明:广贵作为国有控股第三方交易平台,参照国际贵金属交易市场的运作模式,结合我国国情和广东省地域特点及产业优势,开展具有中国特色的贵金属现货交易业务,主要为贵金属交易市场参与者提供交易平台,本身不参与任何交易。

 

  同时,广贵声明中称可以负责任地承诺,“控制客户交易、篡改客户下单价格”等违法犯罪行为在广贵的交易系统中不可能出现,也从未出现过。

 

  对于改变这个良莠不齐的贵金属场外交易市场,张炯更看重的是建设一个受监管的规范市场。他所说的“监管”,更侧重于行业标准和规范的制定、提高从业门槛、纠纷调解等。

 

  “一种贵金属场外交易市场”

 

  “不是见不得人的东西。”提起饱受争议的做市商模式,张炯认为是误解。在他看来,广贵并不是做市商模式,而是一种受监管的贵金属场外交易市场。

 

  “国内商品交易市场发育相对滞后,贵金属场内交易市场资金量、专业性要求又相对过高,可是市场对贵金属投资的需求却又非常旺盛。在管理制度、行业标准匮乏的现实中,贵金属场外交易市场里充斥着大量地下炒金平台。”张炯认为,央视3·15晚会曝光反映出了一个庞大的贵金属需求市场。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盛,场内市场和场外市场的概念正在渐渐淡化。由于我国资本市场发育较晚,优先大力发展的是场内市场和资本市场,如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上海黄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等。但在国际金融市场中,较为活跃的市场绝大部分为场外市场,场内市场只占10%。

 

  在大部分为场外市场的国际贵金属交易市场中,做市商模式是一种流行的成熟交易模式。张炯认为,在国际贵金属交易市场中,做市商是受严格监管的,但国内贵金属交易市场的做市商则缺乏监管,由一些资质不一的贵金属经营机构充当,在缺乏诚信机制和健全的法律约束的现实条件下,很容易成为了被曝光的那一部分群体。

 

  与公众理解中和投资者对赌的做市商不同,在国际贵金属市场流行的做市商模式中,做市商主要有两个功能:一是报价,二是提供流动性。这种交易模式和贵金属场内市场的撮合竞价模式相比,优势在于可以保证流动性,同时能对场内撮合交易市场的价格起到平抑作用。

 

  然而,实际上广贵的诸多会员机构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做市商。张炯指出,在国内贵金属市场发展初级阶段,为了防止做市商发生报价不合理、价格欺诈等问题,广贵取消了会员机构的报价职能,由广贵综合国际金价制定并发布统一的中间指导价。

 

  “这样,会员机构提供的买卖价格更加规范、合理,价差相对固定,投资者会更容易接受这个价格。”张炯说。

 

  “不管你认不认它、管不管它,市场就在这里,地下炒金确实存在问题。”张炯表示,地下炒金市场需要依靠市场的手段取缔,新兴的贵金属场外交易市场需要规范、引导和发展。

 

  取缔“地下炒金”

 

  通过市场化、阳光化、规范化手段取缔“地下炒金”平台,保护贵金属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真正使贵金属交易变得“更安全、更规范、更容易”,是广贵成立的一个重要目标。

 

  为此,建立公平、公开、公正的创新型交易模式尤为重要。这一模式既要具有场外交易市场在流动性、便利性方面的优点,又要考虑到我国不具备国际贵金属场外交易市场体系中完善的信用机制和成熟的监管体系,必须能够有效防范欺诈、盗取客户资金、修改交易价格等违法犯罪活动。

 

  “把原来场外市场的种种弊端全部解决掉。”张炯对广贵建立的场外交易机制要求的表述更为直白。

 

  除了建立一个类似于做市商模式的交易运行机制外,首先是建立一个“任何人都不能篡改的”和稳定高效的交易系统。我国贵金属交易行业起步晚,缺乏正规且综合实力强大的软件开发公司。为此,广贵组建高水平IT专业服务团队,建立专业机房,配备强大IT处理服务器系统,并于2013年持续投入5000万元开发了更先进、更稳定的第二代贵金属现货交易系统。

 

  “这一系统,可同时承载在线用户数十万人,在市价、限价、风控等综合场景并发成交方面,吞吐量高达4000笔/秒,峰值返回超万笔。同时,该系统的安全方面已初步通过国家公安部信息安全等级保护三级资格备案,达到我国商用系统的最高安全等级。”张炯指出。

 

  此外,交易资金委托清算银行进行第三方存管,交易清算是由第三方交易平台和清算银行以T+1形式统一进行清算,共同完成,保证了资金的安全性和清算的及时性。

 

  即便如此,在这个鱼龙混杂的贵金属场外交易市场中,取缔固有的地下炒金市场,无异于一场革命,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令张炯有些无奈的是,广贵同样也会承受些无厘头的指责和麻烦,处置和应对起来非常棘手。

 

  投资者教育有待加强

 

  “指责广贵的那一帮人,实际上是一伙人。”张炯说,“这伙人以前在贵金属行业内做过代理商,抓住了交易所合规性问题的契机和会员息事宁人的心态,交易一旦赔钱,就嚷着投诉会员和交易所。”

 

  张炯称这些人为贵金属市场中的碰瓷集团。“在网络上,通过QQ群等方式,打着维权的名义,网罗投资交易赔钱的客户,带领他们到会员单位、交易所或政府主管部门投诉,相当于代客维权。”张炯说,“比如,他们去一家会员机构开户,赚了钱则好,赔了钱便说会员公司分析师诱导投资,带着人上门打闹,说会员公司是诈骗犯,甚至动手打人。这对企业的名誉影响非常大。”

 

  为避免会员单位可能存在的不规范行为,广贵管理相当严格。一经发现有代客理财等违规行为,会员单位将会受到严厉处罚。接到投诉后,张炯曾多次组织合规部门认真调查,发现一部分会员为了扩大交易平台的影响力,通过夸大宣传、漫天广告等方式拉拢更多的投资者参与交易。随着监管处罚的日益严厉,不规范的行为已经逐渐减少。

 

  在张炯看来,实际上客户和会员是在公开、公平市场中平等交易的。会员单位并不是强势一方,如果风控措施不到位,也照样会有爆仓亏损风险。由于双方保证金存管在第三方银行,交易所充当最终清算场所,会员单位的爆仓亏损并不会影响到投资者利益。

 

  “市场是公平的,会员公司根本做不了手脚,有时亏损也很严重。”张炯表示,投资者教育有待加强,既然投资者和会员机构已经签署知情协议书,风险提示到位,那么就应该按照规则交易,出现纠纷问题,按正常程序投诉办理。

 

  张炯建议,为了防止误入歧途,蒙受损失,投资者应该增强鉴别贵金属交易平台的能力。“首先看冠名,批准成立的政府级别越高,交易平台就越规范;再看网站,正规的网站挂满投资者教育和风险提示,绝没有行情研判;再搜媒体信息,正规的平台会承担相应的行业责任、社会责任。”张炯说。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如今社会媒体和市场监管者对新兴贵金属交易平台要求太高了。试想刚兴起两三年的时间,要它解决所有问题,既不现实,也不太可能。”张炯说,目前,不论是社会还是投资者仍缺乏对新兴贵金属场外交易市场的认识。

 

  在张炯看来,在贵金属市场发展的初期阶段,之所以乱象丛生,关键矛盾在于没有政策监管,需要倡导依法依规。为此,监管部门不应该简单地一关了事,更重要的是建设、引导好这个市场。

 

  和其他地方贵金属交易平台不同,广贵并未急于上马新品种、新项目。张炯认为,贵金属场外交易市场的建设是基础,当务之急在于加强理论研究,推进市场建设。

 

  那么,如何建设好这个市场?张炯认为,贵金属市场建设应该围绕合规化、规范化、社会化、科技化、专业化、国际化的路径进行。第一,加快行业标准和规范的制定,制定方并不一定是政府机关,而要依靠大型交易所间的合作和行业协会的组织协调。第二,加强投资者教育,普及场外贵金属投资知识。第三,推行从业人员培训,提高从业人员门槛。

 

  “最重要的是建设这个市场,而不是否定。”张炯强调,“只要市场建设好,交易规范了,投资者成熟了,贵金属市场的问题就会减少。”

 

  张炯有信心地说:“贵金属场外市场正在走证券市场、保险市场、期货市场的老路,它们花了10年时间才解决这些问题,而贵金属场外市场仅需要3年~5年的时间就可以解决。因为贵金属场外市场是站在这些巨人的肩膀上的。”

 

  近年来,像广贵这样的地方贵金属交易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崛起。面对国内多家交易平台的激烈竞争,张炯显得非常坦然和淡定。

 

  张炯认为,经过市场丛林法则筛选,优胜劣汰,真正生存下来的交易平台不会太多,不过10余家而已。这些交易平台能否生存下去,关键在于产品创新、技术水平及在产业链中的影响力。在这个过程中,贵金属市场需要的不是行政命令式的政策,而是指导性的法律法规、规范性的行业标准。

 

  记者采访完不久,广贵就联合广东仲裁委员会、广东贵金属投融资协会、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等机构共同发起成立了广东贵金属交易市场争议调解中心。这无疑在我国贵金属交易市场中开创了先河,也为处理贵金属交易市场的各类争议提供了有效途径,为整个贵金属交易行业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张炯用实际行动向社会说明,为了打造一个受监管的贵金属场外交易市场,广贵又向前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相关阅读

本站由提供云计算服务深圳市爱宝盆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粤ICP备14030647号-2©本站信息仅供投资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