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金融困局演绎

发布日期:2014-05-05 20:26:40 浏览量:914

2007年下半年次贷危机在美国本土爆发并于2008年初引发全球金融动荡,2008年9月雷曼兄弟倒闭后美联储推出了量化宽松的政策。当时的机构和专家普遍预测,美联储的天量钞票源源不断的注入银行体系,与之相伴随的将是美国通货膨胀失控以及美元汇率大幅下行。而我们看到的事实却恰恰与此相反。美国通货膨胀始终维持在较低水平,而美元指数的低点历史性的停留在70.698点,此后更是走出了绵绵的下行趋势。

80年代至今,美元指数大体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80年-1985年,这一阶段美元指数由84点上升至164点,涨幅接近100%。背景是美联储将利率提高至20%导致经济衰退,全球套利资金流向逆转使墨西哥外汇储备很快耗尽并引发了拉美债务危机;第二阶段是1985年-1995年,美元指数由164.72点下跌至78.19点,跌幅为52%。这一阶段背景是全球化启动以及克林顿新经济带来的全球新繁荣期;第三阶段为1995年-2001年,在这一阶段美元指数由80点上升至121点,涨幅为51.25%。这一阶段的背景是东南亚金融危机以及紧随而来的俄罗斯债务危机;第四阶段2001年-2008年,美元指数由121点跌至70点,跌幅为42%。这一阶段的背景是中国加入WTO。在比较优势理论之下全球分工之中,以美元为核心的消费国、生产国、资源国三驾马车的结构逐渐清晰,世界经济进入新的繁荣阶段。

比较这四个阶段,可以看出美元兴衰与全球资本流动之间的一些特征。常言道逐利是资本的天性,如果更准确的描述应该是资本始终在风险性、流动性和收益性之间寻求平衡。资本的流向反应着市场对于不同经济体资本回报率及其风险的评价。在消费、生产和资源这个结构当中,美国以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双逆差的形式为全球提供美元,而正是这些美元为全球贸易结算提供了媒介。其他经济体也根据自身的比较优势在三驾马车结构中寻找自己的位置,一旦结构趋于稳定,美国的货币政策便成为全球经济走向的决定性因素。美元霸权使美国居于全球食物链的顶端,在信用货币体系下,美国的货币政策便成为全球的货币政策,美联储也就变成全球的央行。美元是美国最重要的出口品,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任期内长期的低利率政策为世界带来了美元盛宴,新兴经济体是这场美元盛宴最大的受益者。和美国等发达成熟的经济体相比,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波动要大得多。因此在经济进入上升期之后,新兴经济体由低位启动,整体上升空间远大于发达经济体。在这一阶段,全球套利资本从低回报率的发达经济体流向新兴经济体以求的更好地回报。套利资本的流动推动新兴经济体本币升值的同时,美元指数也在不断下行。与之相对应,当金融危机发生之后,套利资本的偏好发生转变,风险偏好降低且对流动性的要求增高。不管危机的原发地在哪里,一旦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泥潭,具备低风险高流动性的只有美元资产。这时候美元的安全性溢价上扬,资本大规模回流推动美元汇率走高。这就是以美元为核心三驾马车结构的下美元汇率走势的基本特征,其内在逻辑很清晰。经常有人指责美国人印出绿票子向别人换取商品和劳务,并且将美国双赤字形容为癌症。岂不知如果没有美国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的双逆差,贸易规模将无法维持,全球都会陷入通货紧缩之中。

到目前为止,从公布的经济数据来看,美国家庭的债务与收入比率已经从2007年的130%降低到105%,家庭去杠杆已基本完成,虽说这个过程有些磕磕绊绊。消费能力正在逐渐恢复,CPI正在逐渐走出下降通道。温和复苏的迹象正在逐渐变得清晰。美联储也在考虑缩减购买资产规模的时机问题。而欧元区的家庭债务与收入比率则从100%上升至110%,这当中结构性问题也相当突出。德国的消费者消费者杠杆并不高,家庭债务更多地集中在西班牙、希腊、葡萄牙以及爱尔兰等国。这种结构性特征在欧元区主权债务当中显得更为突出,这使得欧元在中长期内都会显得很脆弱。新兴经济体面临结构性问题,解决问题首先要经历一个痛苦的去库存和去产能的过程。而新兴经济体的结构调整又会通过大宗商品价格传导至诸多资源型国家。整体而言,世界经济仍深陷于衰退之中,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我们也将面临一个强势美元时期。

相关阅读

本站由提供云计算服务深圳市爱宝盆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粤ICP备14030647号-2©本站信息仅供投资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